微博矩陣

微信矩陣

移動版

智能問答

返回頂部

圖片新聞
市中醫醫院隔離區第一梯隊救護工作側記
發布時間:2020-03-02 08:37 來源: 榆林日報 陳靜仁

隔離區醫護人員們互相加油鼓勁

 

       2月21日,全市最后兩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在市中醫醫院南郊院區治愈出院。至此,全市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實現階段性“清零”。

       當天下午,在該院南郊院區隔離區工作的36名第一梯隊醫護人員圓滿完成值守工作,來到醫院為他們準備好的臨時醫學隔離觀察點,在這里度過14天后,他們將重返工作崗位。

       從1月28日提前進入隔離區嚴陣以待,到2月21日最后兩名患者治愈出院,這25天里,隔離區整體如何設置劃分?醫護人員每天都在做些什么?確診患者在治療期間的情況如何?近日,記者帶著這些問題,走進了隔離區醫護人員所在的臨時醫學隔離觀察點……

       隔離區:“三區兩通道”杜絕交叉感染

       1月22日,在被市衛健委確定為新冠肺炎定點救治醫院后,一場沒有硝煙的阻擊戰在市中醫醫院拉開序幕。

       建章立制、劃分區域、加緊改造、成立臨時黨支部……隨后,36名來自呼吸內科、消化內科、內分泌科等科室的骨干醫護人員站在一起,作為第一梯隊醫護人員于1月28日進入隔離區,為隨時可能出現的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救治工作做好準備。

       據市級醫療救治小組副組長、市中醫醫院呼吸內科主任柳慧明介紹,早在2003年時,隔離區所在的南郊院區就曾被改造成“非典”定點救治醫院,此后又被確定為傳染病醫院。因為符合傳染病醫院“三區兩通道”布局要求,本次作為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定點救治醫院,南郊院區有著一定的結構基礎。

       “兩通道”是指有獨立的醫護人員和患者通道。在南郊院區,走廊中間是醫護人員通道,兩側為病房,走廊到病房之間還有一個小的緩沖間。穿過緩沖間后會看到兩個對開的門,那就是兩間病房,每間病房有兩張床,有獨立衛生間。從病房的另一個方向出去就是患者通道,這樣可以有效減少醫患交叉感染風險。

       “三區”是指根據患者所在區域由里及外分成的污染區、潛在污染區和清潔區。其中患者所居住的區域是污染區;污染區出來以后也有一個緩沖間,主要用于醫護人員更換防護裝備;從緩沖間繼續向外為潛在污染區,是醫護人員平時工作的地方;最后是清潔區,也就是醫生和護士的休息室和更衣室。此外,污染區和潛在污染區之間有一道感應電動門,密封性非常好。

       “新冠肺炎的傳播方式隨時有新的發現,雖然醫院隔離區嚴格按照‘三區兩通道’布局,并進行了緊急改造,但我們在工作中仍不敢有絲毫大意。在布局改造的同時,醫院還先后對南郊院區所有人員進行了分批培訓,確保患者救治期間消毒隔離措施得到全面落實。”柳慧明說。

       醫護人員:“全副武裝”迎戰病魔救治患者

       1月30日,榆林公布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楊某后,市中醫醫院南郊院區隔離區醫護人員第一時間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隨時準備迎接患者到來。

       1月31日,楊某轉院至市中醫醫院南郊院區。

       市中醫醫院重癥監護室(ICU)護士白雪,成為了隔離區里首位看護患者的護士。時至今日,她仍對自己第一次被防護裝備“全副武裝”的場景記憶猶新。“感覺防護服特別悶熱。當時同事們去接病人,我在樓道旁等候的時候差點暈倒。護理患者期間,這種感覺一直存在,我也一直在調整適應。”白雪說。

       就是在這種自我適應與調整中,隔離區里的醫護人員開始了與新冠肺炎病毒的“鏖戰”。

       每次進污染區前,醫護人員都會嚴格按照要求佩戴防護裝備。“從內至外先后要穿工作衣、連體醫用防護服、防護服,同時佩戴醫用N95口罩、護目鏡或防護面屏,還要穿上鞋套、戴上醫用手套,整個過程要耗時20分鐘左右。脫的時候更麻煩,每脫一件防護裝備都要用‘七步洗手法’清洗,最后才脫下手套,且其間不能觸碰皮膚。”市中醫醫院呼吸內科護士長紀靖說。

       在隔離區里,醫護人員還要全天候輪崗。其中在患者治療期間,全天分6班倒班,每班4小時;當患者進入康復期后,24小時分4班倒班,每班6小時。對于各項工作,醫護人員更是不敢有絲毫大意,因為任何一個環節的粗心疏漏,都可能造成嚴重的后果。

       “對于醫生來說,每天的主要工作是詢問病人的病情變化,給病人做規定的檢查,包括看病人的舌象和脈象。”柳慧明說,“而護士則復雜得多,不僅要給病人送飯、協助病人做各類護理,處理病人的痰和大小便,還有最重要也是最危險的工作——給病人做咽拭子采集。”

       “咽拭子采集時,病人必須摘掉口罩,棉棒摩擦咽部引發的病人咳嗽又會讓飛沫噴出,極易造成病毒傳播、交叉感染。”紀靖說。

       患者:待到春暖花開 我再擁你入懷

       2月10日,榆林首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楊某治愈出院。

       當天,楊某跨出隔離區大門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向在外等候的醫護人員深深鞠躬。隨后在醫護人員向他送上中藥制劑時,他更是連聲致謝,聲音幾度哽咽。

       從被確診的一度絕望到出院時的滿心感激,近半個月的時間里,楊某的內心波瀾起伏。

       “第一次見到楊某時,他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絕望老遠就能‘嗅’到。無論我們說什么他都不搭理,只是對我們說,如果有什么直接對他說,他能接受。”白雪回憶道。 

       “心病還需心藥醫”。如何轉變楊某心頭的絕望,成為醫護人員的首要任務。

       當晚,經過首診醫生細致耐心的溝通,楊某逐漸了解了自身的身體狀況和基本病情,內心慢慢踏實了下來。連續數日食欲不振的他主動向醫護人員提出了“來碗龍須面”的要求。

       “當時是晚上,醫院也沒開灶,這碗面可給我們出了道大難題。最后,是總務處一名工作人員的愛人從家里把面煮熟后送了過來,楊某非常高興地吃了。” 市中醫醫院副院長、南郊院區負責人劉繁榮說。

       一碗龍須面拉近了患者和醫護人員之間的“距離”,也讓后續治療工作有序開展。

       治療過程中,醫護人員的默默付出都被楊某看在心里。“有一次他流鼻血了,護士進病房給他送衛生紙。他就說,你不要離我太近了,我沒戴口罩。還有一次吃飯時,他突然對著鏡頭給我們點了贊。”紀靖說。

       出院時,楊某還向醫護人員透露了自己的“小想法”——“如果國家研究疫苗有需要的話,請和我聯系,我一定配合!”

       和楊某一樣,榆林第二例確診患者慕某某和第三例確診患者慕某霞父女也曾對自己的病情無法接受。

       2月6日,父女二人一同轉院至市中醫醫院南郊院區。不同的是,慕某某當時為確診病例,女兒則屬于高度疑似,需進一步確診。

       根據規定,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不能同住一個病房,以防交叉感染。于是,進入隔離區的第一個晚上,父女二人只能各自獨居。

       2月8日,元宵節當天,慕某霞被確診為全市第三例新冠肺炎病例。得知消息后的慕某霞嚎啕大哭,久久不能平息。為了安撫她的情緒,院方把父女二人安排進了同一個病房,并煮了元宵端到他們的病床前。

       兩天后的2月10日,隨著首例確診患者出院,父女二人也看到了康復的希望。在醫護人員的精心治療下,2月21日,二人也成功治愈出院。

       出院時,慕某霞深情地對隔離區醫護人員說:“在這里,你們給了我和爸爸家一樣的溫暖,你們的辛苦我看在眼里,謝謝你們對我和爸爸的照顧。”

       臨別之際,慕某霞向隔離區全體醫護人員送上了自己寫的一首詩:“我和爸爸的康復,是你們很多個通宵達旦的辛苦勞作……除了一日三餐,還有三更半夜里的叮囑和呼喚,看不清被面屏遮擋的面容,卻聽得出不同的聲音在耳畔……疫情早點結束,天下安,你們安,有緣再見……”

網站地圖 意見建議 關于我們 公開審查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榆林市人民政府主辦 市政府辦公室承辦 市政務信息化辦公室建設管理

網站標識碼:6108000003 陜ICP備06001574號 陜公網安備 61080202000190號

辦公地址:陜西省榆陽區青山東路1號 聯系電話:0912-3893665

吉林11选5-首页